国家体育总局:对使用兴奋剂采取“零容忍”态度|运动员|兴奋剂

凤凰卫视专访河南省委书记郭庚茂

东风革命烈士陵园

向烈士敬献花圈

不朽的军阵——走近长眠大漠的中国航天人

人民网酒泉3月29日电 酒泉,一个被黄沙湮没的传说。西汉大将霍去病远征凯旋,汉武帝御赐美酒一坛,骠骑将军不忍独享,遂倾美酒于山泉与三军将士共饮,因而得名。

酒泉,拿着放大镜在地图上细细寻觅,也只是中国西部那无垠荒漠中一块小得几乎看不见的绿色。浩瀚绵延500里的巴丹吉林沙漠,吹一口黄沙,便将她尘封了千年。

酒泉向北,向北,向北220公里,人迹罕至的巴丹吉林沙漠深处,公元1956年,忽然奇迹般地崛起一座城池!新中国第一支导弹发射部队在这里安营扎寨,中国人奔向太空的脚步从这里开始冲刺。

大漠深处没有笔直的孤烟。在这个一年四季只有西北风嘶吼,最高风速达每秒40米的地方,豪迈的中国航天人却给她取了个名字叫——“东风”!

“东风”基地,今天已经卸下了甲胄戎衣,人们更熟悉的,是她的另一个身份:酒泉卫星发射中心。

从荒漠中的军用机场到酒泉卫星发射中心,近百公里的路上,随处可见一座座沙丘摆好阵势,从西北逼近过来。大风卷起的细沙,沿着绵延的沙丘制造出水波般的幻象。稀稀拉拉的几蓬骆驼刺和红柳棵,在沙丘的背风面勉强站住脚。

这里是中国巨龙腾飞的起点——核导弹从这里腾飞,东方红卫星从这里升空,神舟飞船从这里起航,50多年来,他们创造了中国航天史上10多个第一!到酒泉卫星发射中心以前,心里一直萦绕着这样的问题:什么样的英雄敢于打破巴丹吉林千年的沉寂?什么样的壮举能让横亘千里的祁连山舒展腰身?党委书记夏晓鹏说,“到烈士陵园去看看吧,英烈们会告诉你一切。”于是,笔者怀着朝圣般的虔诚,走进东风革命烈士陵园,走近长眠大漠的中国航天人。

步入陵园,苍松掩映,红柳成行,象征东风人扎根戈壁、志在航天的东风革命烈士纪念碑剑指苍穹。碑座下,安放着聂荣臻元帅的骨灰。93枚盛开的汉白玉花朵组成的花环,覆盖着老帅的英灵。聂帅身后,730座墓碑排列成整齐的军阵,寂然伫立,如同整装待发的将士,令人肃然。

共和国不会忘记,那个不堪回首的年月。中原大旱,华北蝗灾,苏共翻脸,金门炮鸣,国际局势密布阴霾,核讹诈甚嚣尘上。中南海勤政殿中,毛主席捏起小拇指:“原子弹就是这么大一个东西,我们要不受人家欺负,就不能没有这个东西。”

1956年10月,我国第一个导弹研究机构——国防部五院成立。邓小平征询聂荣臻元帅对工作安排的意见,聂帅毫不犹豫地回答,“我还是抓科技!”

慨然一诺。

选址、堪界、奠基、试验……聂帅前后4次亲临东风基地,指导尖端武器试验,勉励东风人屡建功勋。

1960年11月4日,中国人制造的第一枚“东风一号”导弹试射。聂帅再次飞抵基地,亲自指挥。

“开拍!”“点火!”

凌晨,“东风一号”腾空而起并准确地降落在弹着区。发射场上一片沸腾,有人兴奋地拍手叫好,有人激动得失声大哭,有人躺在水泥场坪上打起滚来。聂帅庄严宣告:“在祖国的地平线上,飞起了我国自己制造的第一枚导弹。这是我国军事装备史上一个重要的转折点!”

这是一枚“争气弹”。大漠深处起惊雷,西方的核讹诈阴谋顿成泡影。可是,掌握了核技术并不等于拥有了核武器。一家西方报纸轻蔑地说,原子弹是“弹”,运载火箭是“枪”。中国人现在是“有弹无枪”,不足为惧。

今日长缨在手,何时缚住苍龙?

老帅怒发冲冠:“再穷,也不能没有一根打狗棍!”

凤凰卫视专访河南省委书记郭庚茂

最新文章
技术更多...
资讯更多...
运营更多...
图集更多...
下载更多...
商城更多...
推荐内容